导读:丁谓是北宋真宗时一位有名的权臣,善于附炎趋势。真宗初年,权臣王钦若得势时,丁谓专投王钦若所好,唯王是从。王钦若失势免宰相职后,丁谓又采取欺骗手段,获取了寇准的信任。

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冬,丁谓与曹利用同时出任枢密使,掌军机大权。曹利用与寇准有宿怨,早仇恨在心,丁谓本来由寇准所荐,得以进宫,但不久前因寇准当着群臣的面,对迎逢自己的丁谓表现的奴颜之相予以公开嘲讽,由此丁谓衔恨,于是与曹利用联手,共同对付正直的寇准。

图片 1

天禧四年,宋真宗患病不能理政,皇后刘氏开始干预朝政。寇准曾铁面无私惩治了刘皇后的不法亲戚,刘皇后心中是恼怒万分,此时自己执掌权柄,自然要趁机报复。这样,朝中形成了以刘皇后、曹利用、丁谓和翰林学士钱唯演为核心的反寇准集团势力。宰相寇准见刘、曹、丁、钱势焰熏天。

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冬,丁谓与曹利用同时出任枢密使,掌军机大权。曹利用与寇准有宿怨,早仇恨在心,丁谓本来由寇准所荐,得以进宫,但不久前因寇准当着群臣的面,对迎逢自己的丁谓表现的奴颜之相予以公开嘲讽,由此丁谓衔恨,于是与曹利用联手,共同对付正直的寇准。

于是进宫私下建议真宗,要求他以社稷为重,传位给众望所归的皇太子,并选择真正干练的大臣辅佐朝政,并说:“丁谓、钱唯演乃奸邪小人,万万不可辅佐少主。”真宗对寇准的建议颔首同意,并要他布置准备。此事被丁谓得知。于是丁谓串通刘皇后,至真宗前诬告,说寇准是挟太子夺权。真宗被惑昏愦,随即免寇准职。这年七月,丁谓被升为宰相职,他一上台,即排挤寇准,月内三黜,把寇准远贬道州司马。

天禧四年,宋真宗患病不能理政,皇后刘氏开始干预朝政。寇准曾铁面无私惩治了刘皇后的不法亲戚,刘皇后心中是恼怒万分,此时自己执掌权柄,自然要趁机报复。这样,朝中形成了以刘皇后、曹利用、丁谓和翰林学士钱唯演为核心的反寇准集团势力。宰相寇准见刘、曹、丁、钱势焰熏天。

朝中另一宰相李迪与寇准相契,丁谓就勾结刘皇后,无中生有,栽诬李迪结党营私,把他贬到衡州。丁谓有意让传令的太监在马前外悬带穗宝剑,示上意行将诛戮之意,诱使李迪自裁,李迪幸亏儿子及左右相劝,才免枉死。寇准则被贬至雷州。

于是进宫私下建议真宗,要求他以社稷为重,传位给众望所归的皇太子,并选择真正干练的大臣辅佐朝政,并说:“丁谓、钱唯演乃奸邪小人,万万不可辅佐少主。”真宗对寇准的建议颔首同意,并要他布置准备。此事被丁谓得知。于是丁谓串通刘皇后,至真宗前诬告,说寇准是挟太子夺权。真宗被惑昏愦,随即免寇准职。这年七月,丁谓被升为宰相职,他一上台,即排挤寇准,月内三黜,把寇准远贬道州司马。

寇准、李迪等清正大臣相继被丁谓排挤后,丁谓成了北宋朝廷单手遮天的人物,他恃势恣横,为所欲为,一时朝臣为之侧目。

图片 2

乾兴元年二月,王曾拜为宰相,他对丁谓的揽政专权极为不满,想方设法除去丁谓。王曾等到丁谓逐渐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于是独见仁宗,呈上一份奏疏,尽列丁谓多年以来的奸事,有丁谓伙同内侍雷见恭擅自改动先帝陵墓计划等。仁宗见疏,甚为吃惊,几天后便下诏宣布丁谓获罪,免去所居宰相之职。

朝中另一宰相李迪与寇准相契,丁谓就勾结刘皇后,无中生有,栽诬李迪结党营私,把他贬到衡州。丁谓有意让传令的太监在马前外悬带穗宝剑,示上意行将诛戮之意,诱使李迪自裁,李迪幸亏儿子及左右相劝,才免枉死。寇准则被贬至雷州。

不久,丁谓又被查出勾结女道士刘德妙欺君罔上。结果数罪并罚,被仁宗贬到崖州。丁谓于贬所途中经过雷州寇准贬地,寇准把欲杀丁谓的家仆关在府内,不准其外出,又派人特意送蒸羊一只,借此暗示自己坦白胸襟。丁谓见状,赶紧离道逃到崖州,直到英宗明道年间,才离开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