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民权运动影响有哪些?历史评价怎么样?

时间:2018-10-29 10:09:54编辑:浮泊凉

20世纪60年代的这场黑人民权运动,可以说是成就非凡,美国黑人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内战后近百年来梦寐以求的目标。在斗争的高潮中,美国政府在一些有识之士的推动下,加强了关于改善黑人处境的立法活动。1963年11月肯尼迪总统突然遇刺身亡,继任的林登·约翰逊在黑人民权问题上表现了与他的前任一样坚决的态度。

他一边向黑人允诺,要竭尽全力使国会通过民权法;一边向国会两党领袖发出警告,为了通过民权法案,他将冒让参议院停止运转三个月的风险。尽管如此,该法案在众议院还是受到了强有力的抵制。后来参议院又对该法案进行了长达74天的辩论。1964年7月2日,约翰逊总统签署了《公民权利法》。但该法案的实施涉及一系列具体问题,首先是黑人选举权的真正实现问题。

我们上面讲到的这一时期的一些暴力斗争是白人种族主义者用各种手段来抵制有关规定造成的,比如一些地区继续用繁琐的手续和变相的考试来剥夺黑人的选举权利,杀害民权工作者等。约翰逊在国会大声呼吁,要求国会“不拖延、不犹豫,也不妥协”地通过一项保障黑人选举权的法案。1965年通过《选举权利法》,禁止各种变相剥夺黑人选举权的做法,并授权司法部长选派联邦检察官员到那些问题严重的地区进行选民登记。

图片 1

为了保护民权工作者和行使选举权的黑人的安全,及在其他方面进一步贯彻公民平等的基本原则,经过长期的辩论,1968年4月10日,即在马丁·路德·金遇刺所引发的黑人的大规模抗议的推动下,国会又通过了一项法案,其基本内容是:伤害从事民权工作者的人以反联邦罪论处;禁止在出售、出租公共和私人住房时实行种族歧视。这是20世纪第一个包含黑人、白人混合居住的法案,又称开放住房法。

我们知道,种族问题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问题,绝不是少数人能随便煽动起来的;它与阶级压迫有关,但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阶级压迫问题。只有在大多数白人的心目中破除白人优越论和有色人种是低劣种族的先验观念,种族歧视问题才有希望得到较好的解决。这种观念的转变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系列条件共同促成的结果。可以说,在美国,经过内战后上百年的斗争和酝酿,只是到了20世纪60年代,解决这个问题的各种条件才成熟起来。这些条件主要是:

 

当前位置:首页>世界历史>黑人民权运动影响有哪些?历史评价怎么样?

图片 2

 

至此,20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的反抗斗争与美国政府为改善黑人处境而进行的一系列努力告一段落。通过这些斗争和努力,美国黑人基本上获得了与白人同等的权利。“在实现黑人民权的道路上,美国国会在最近四年里跨越的距离超过了在此之前的一个世纪的行程”。这里,我们想进一步分析的是:一个上百年来久拖不决的问题,是什么原因促使它在这十来年的时间里,从立法的角度看,是在5年时间内,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

1960年到1962年民权运动中发生的大事,向民权运动的战略制定者清晰地表明,仅仅依靠中规中矩的抗议活动和道德说教,是无法根本废除种族隔离的;必须依靠以联邦政府权力为后盾的联邦民权立法,美国黑人的充分公民权才能得到保证。民权运动积极分子开始积极寻求更广泛支持的途径。他们策划制造更剧烈的冲突,把南方黑人每日面对的暴力和恐怖公诸于世,引起全国性反响,逼迫联邦政府采取行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图片 3

这起被称为“血腥星期日”的事件,通过电视的广泛报道,引起全国性骚动,要求白宫进行联邦干预的呼吁从各地纷至沓来。金博士发出从塞尔玛市向蒙哥马利第二次进军的号召。但联邦法庭临时决定,禁止这次进军。眼看塞尔玛运动就要流产时,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暴行刺激了运动的复活。白人攻击了到塞尔玛市准备参加进军的黑人牧师们,并致其中一人死亡。牧师之死引起要求联邦干涉的呼声。3月15日,约翰逊总统在国会两院联合会议上发表电视转播的讲话,要求国会通过选举法案。总统把自己的政治权力与民权运动的道德因素融合起来,说:“他们的事业也必定是我们的事业。因为不仅是黑人,实际上我们所有人都应当克服偏执和不公正的遗毒”。他甚至引用进军运动的口号“我们将要战胜!”他要求联邦法官发布允许进军的司法解释,并告诫阿拉巴马州长不得干涉进军。3月21日,金博士率领由3000多名黑人和白人组成的进军队伍走出塞尔玛市,向蒙哥马利进军。来到阿拉巴马州政府,游行队伍就淹没在聚集在那里的30000名支持者的人海中。支持者中包括几百名著名政治家、艺人和黑人领袖。金博士向听众们说:“我知道,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今天会问,这个运动要持续多久?”他以高亢并富有韵律的话语回答:

我们上面讲到的这一时期的一些暴力斗争是白人种族主义者用各种手段来抵制有关规定造成的,比如一些地区继续用繁琐的手续和变相的考试来剥夺黑人的选举权利,杀害民权工作者等。约翰逊在国会大声呼吁,要求国会“不拖延、不犹豫,也不妥协”地通过一项保障黑人选举权的法案。1965年通过《选举权利法》,禁止各种变相剥夺黑人选举权的做法,并授权司法部长选派联邦检察官员到那些问题严重的地区进行选民登记。

约翰逊副总统对民权运动并不十分热衷。但肯尼迪突然身亡后,作为继任者,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正面临着民权运动引起的严峻政治现实。他很清楚应当如何行事,特别是对民权运动的表态。在就职典礼中,他说:“肯尼迪的思想和理想必须转化为有效的行动”。[12]为把民主党迅速团结起来,并树立自己的国家领袖形象,他明智地把推进民权事业视为宝贵的政治契机。

他一边向黑人允诺,要竭尽全力使国会通过民权法;一边向国会两党领袖发出警告,为了通过民权法案,他将冒让参议院停止运转三个月的风险。尽管如此,该法案在众议院还是受到了强有力的抵制。后来参议院又对该法案进行了长达74天的辩论。1964年7月2日,约翰逊总统签署了《公民权利法》。但该法案的实施涉及一系列具体问题,首先是黑人选举权的真正实现问题。

二. 黑人民权运动背景介绍:

4.在长期的种族冲突中,白人的社会文化心理也发生了重要变化。20世纪30、40年代,美国学者的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所有种族都是平等的,无优劣之分,这改变了许多白人对黑人的看法。50年代大众传播媒介特别是电视机的普及,使种族平等理论对美国社会形成了强大的冲击力。

这时,塞尔玛市成为非裔美国人争取自由选举权战役的新阵地。艾娃·德约列导演的《塞尔玛》的最大优点恰恰是:详尽地展现了马丁·路德·金极具战略性的领导才能,以及非暴力抵抗在遭遇暴力威胁时出人意料的有效性。而塞尔玛市之所以成为主战场,正是由于其野蛮执法的传统和身为种族主义者的州长——乔治·华莱士(蒂姆·罗斯和这一角色契合得天衣无缝)。上述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让富有新闻价值的冲突得以暴发,进而将黑人民权运动的讯息和抗争传达给人民,引起全国性反响,最终逼迫白宫采取行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3.长期来政府陆续颁布实行的反种族歧视的法令渐渐产生了效果。罗斯福和杜鲁门的许多政策虽然受到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广泛干扰,很多官员阳奉阴违,但其影响毕竟渐渐在扩散,变化在悄悄发生。20世纪40年代后期,黑人学生被允许进入许多大学的研究生院。

民权运动的高潮(1963~1965)──美国黑人社会地位演进系列(四)
  人民教育出版社 陈 其

以上这些,可以说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问题得到较好解决的社会条件。当然,这不是说,美国从此不再存在种族歧视问题。应该说,美国的黑人问题已基本解决,但美国的种族问题依然严峻。比如,1992年洛杉矶黑人又同军警发生激烈冲突。1999年2月4日,纽约布朗克斯区4名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青年迪亚洛,成千上万名有色人种者走上街头示威。但一年后纽约州高等法院却宣布这4名警察无罪。同年3月初,纽约同一个区,又发生白人警察乱枪杀死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事件。这些事件都告诉我们,解决种族歧视,美国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1964年大选中,参加投票的黑人比1960年选举时多出200万,达600万,其中的94%支持约翰逊。最后,约翰逊以压倒性胜利当选为总统,获得了61%的民众选票。随着民主党取得对两院的绝对控制,民权运动领导人认为进行新联邦立法的时机成熟了。约翰逊及其幕僚在1964年底开始起草强硬的选举权提案。金博士积极支持,希望联邦政府通过保护南方黑人选举权的法律。民权运动领导人试图再次利用制造危机引起全国注意,向联邦政府施加压力。他们首先选择以剥夺黑人选举权闻名的阿拉巴马州的塞尔玛市(Selma)作为突破口。金博士到达该市,
并同南方基督教领导人会议和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的工作者每天一起领导黑人游行到达拉斯县法院。黑人每天聚集在那里为争取选举权而斗争,结果3000抗议者遭到囚禁。此后,黑人积极分子从塞尔玛向蒙哥玛利进军,但在半路上遭到全副武装的州县警察的阻截。警方要求游行队伍返回。遭到拒绝后,警方就动用警棍和催泪弹,结果造成流血冲突,50多名示威者入院就医。

5.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长期冷战也有助于改变黑人的命运。冷战中,美国批评苏联不民主,而苏联则批评美国的种族主义。据美国国务院宣称,冷战时期,苏联针对美国的宣传几乎有一半是有关种族主义的。美国政府为了与苏联争夺第三世界,希望尽可以在世界上树立起一个良好的形象,解决或缓和种族问题就成了他们的一个重要执政目标。

 

1.黑人的素质普遍得到提高。在内战后近一个世纪的发展中,经过长期的斗争和努力,黑人的素质已普遍提高,其文化水平、觉悟、斗争能力、组织能力及工作能力都增强了。有许多黑人在社会上取得了或多或少的成功。自罗斯福新政以来,黑人有了较多的受教育和就业的机会,涌现出一批新的黑人中产者,他们的地位和影响在增大。运动前期,许多黑人在斗争中表现出来的坚忍不拔与合法有序的斗争方式也在许多白人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二、进军国家心脏 描绘“我的梦想”

20世纪60年代的这场黑人民权运动,可以说是成就非凡,美国黑人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内战后近百年来梦寐以求的目标。在斗争的高潮中,美国政府在一些有识之士的推动下,加强了关于改善黑人处境的立法活动。1963年11月肯尼迪总统突然遇刺身亡,继任的林登·约翰逊在黑人民权问题上表现了与他的前任一样坚决的态度。

 

1954年,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厄尔·沃伦就“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作出判决:“仅因种族不同,而使与其他年龄相若,学力相当之儿童隔离,势将使其痛感社会地位低贱,而摧残其身心至于无法弥补……本庭之结论为:公共教育事业决不容‘座位隔离,地位平等’之说存在。因教育制度既属隔离,则无平等可言。”这里虽是仅就教育而言,但实际上已推翻了1896年的“隔离但平等”的理论,在社会上产生了深远影响。

这并不算比较严重的剧透——影片以马丁·路德·金令人热血沸腾的胜利演说做为结尾,在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前的石阶上,他一再向听众们保证:“我们自由的时刻即将来临。”

为了保护民权工作者和行使选举权的黑人的安全,及在其他方面进一步贯彻公民平等的基本原则,经过长期的辩论,1968年4月10日,即在马丁·路德·金遇刺所引发的黑人的大规模抗议的推动下,国会又通过了一项法案,其基本内容是:伤害从事民权工作者的人以反联邦罪论处;禁止在出售、出租公共和私人住房时实行种族歧视。这是20世纪第一个包含黑人、白人混合居住的法案,又称开放住房法。

于是,这部电影中充斥着腻歪的主旋律内容。几乎人人都像盛装打扮过似的,而真实的塞尔玛游行中所包含的湿滑的污泥、冰冷的雨水和种种艰难险阻却远未呈现在观众面前。我们所看到的,往往是马丁·路德·金在教堂里的演说,而他的背后是流光溢彩的有色玻璃,似乎在承认:这并不是历史的本来面目,而是《新约》福音书中的“绝对真理”。

2.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黑人的地位,特别是在军队中的地位,无形中已有所提高。大战使许多黑人入伍,与白人士兵并肩作战,无形中提高了黑人的地位。许多黑人加入军队,军队中实行种族歧视是不利于作战的,对战后美国谋求称霸世界也是不利的。1948年,杜鲁门任命了一个委员会,探讨军队中种族融合的办法。朝鲜战争更使黑人士兵的地位进一步提高,一些黑人军士负责训练工作,一些白人士兵得听从黑人的指挥。1954年,美国军队中的种族歧视条令、法规全部被废除。

约翰逊任内,在他的“伟大社会”的框架下,民权事业方面取得了几项划时代成果。首先,是保障黑人选举权的宪法修正案的通过。实际上,肯尼迪在世时,为促进黑人充分参加联邦的政治活动,联邦政府和国会中的自由主义派就通过、并向各州发出废除选举税(poll
tax)和其他税收的宪法修正案。这一法案很快得到批准,在1964
年1月成为联邦宪法第24条修正案。该法案第一款明确规定:“美国和任何州不得因不能支付选举税和其他税而拒绝和剥夺美国公民参加总统、副总统、总统和副总统选举人,或国会参议员和众议员的任何初选或其他选举的权利。”第二款则强调:“国会有权通过合适的立法来执行这项条款”[13]

图片 4

为向国会施加压力,并表明民权事业的紧迫性,众多民权团体组成了广泛联盟,计划举行大型非暴力的“进军华盛顿”活动。[9]1963年8月28日,包括5万白人在内的25万群众,在首都的林肯纪念堂举行要求“工作与自由”的集会。工会成员、学生、教师、牧师、专业人士、音乐家、演员等来自全美不同行业的美国人,参加了这次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性集会。与会者高举双手,在著名白人民歌歌手带领下,高唱“我们将战胜”(We
Shall
Overcome)的歌曲。金博士最后发表的演讲,把集会推向情感的顶峰。他把《独立宣言》对民主的许诺与宗教热情结合起来,发表了著名演说《我有一个梦》。其中一段这样说道:

我有一个梦,终将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从它的信条的真正意义中崛起和重生:“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所有人生而平等”……当我们允许自由之声鸣响,当我们让它从每个小村庄、每个州的每一座城中敲响时,我们就能加速那一天的到来。那一天,所有上帝的孩子们──黑人和白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都能携手高唱古老黑人灵歌中的歌词:“最终自由了!最终自由了!感谢伟大的上帝,我们最终自由了”。[10]

英文原文链接:

1965年8月,约翰逊总统签署了1965
年选举法案,使之成为联邦法律。针对南方利用种种措施剥夺黑人选举权的歧视性作法,它授权:凡在1964年大选中登记或投票的当地选民人数不到其选龄人口一半的州和县,它们的选举登记必须受联邦政府的监督;在任何州和下属地区禁止为阻止黑人选举所采取的文化考试和其他歧视性测验,并宣布它们为非法;这一法律具有自动停止各种文化考试的效力,而且不容任何法庭再议,五年内有效。法案还要求联邦“检察官”到各州监督选举过程,检查是否存在违反第15条修正案的歧视行为。每当司法部长针对任何州启动司法程序以保障第15条修正案的执行时,法庭就有权任命民事服务委员会推举出的检察官;授权检察官有准备自己的选民名单的资格,并有权在选举日的各投票点督促选民行使选举权利。更严厉的是,这个法案还要求凡本法案涵盖的任何州,在选举过程中实行的新作法、新程序或新标准,都必须得到联邦大法官或华盛顿特区法庭的批准。法案还特别规定了保证黑人选举权利的多种措施。比如,它规定:凡是完成公立学校六年级学业的人就具有足够的“文化、理解能力和智力”参加任何联邦选举。[21]它还禁止任何州对不使用英语教学的学校中[22]受教育者的选举资格进行规定,言外之意,就是选举权不再以是否具备英语读写能力为先决条件。结果,原来纽约州规定英语水平(literacy
in English)是获得选举权先决条件的法律,实际上被宣布无效。[23]

 

 

 

 

于是,预想中的冲突如期暴发了——三场紧张激烈的抵抗运动最终酿成了流血冲突,部分示威者被当局逮捕。不过,这场民权运动的背后更多的是幕后交易和政治妥协。马丁·路德·金不仅要与顽固的林登·约翰逊总统(汤姆·威尔金森饰演)进行协商,还不得不处理自己与其他民权运动派系的分歧,甚至还要应对和妻子科雷塔之间的矛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