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世界历史>美国传统价值观形成原因,表现在哪些方面?

多元文化主义是对传统的或主流的价值观的一种挑战,但不是唯一的挑战。当美国政府在全世界大力推广美国的价值观时,在美国国内,其主流的价值观正面临多方面的危机,表现为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美国传统价值观形成原因,表现在哪些方面?

时间:2018-10-30 10:57:36编辑:浮泊凉

多元文化主义是对传统的或主流的价值观的一种挑战,但不是唯一的挑战。当美国政府在全世界大力推广美国的价值观时,在美国国内,其主流的价值观正面临多方面的危机,表现为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所谓美国传统的或主流的价值观,指的是:“民主政体、自由原则、个人主义。在此基础上派生出关于人的政治、文化权利和种种价值观,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原则,个人财产的不可侵犯性,等等。”这里所说的传统价值观的危机,指由这种主流的价值观派生出来的许多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反过来对这种价值观构成了严重的挑战。

美国传统的价值观中有一条天经地义的规则,“以工作获取报酬”,但在今天,这条原则正受到一些人的怀疑或抛弃。这与广泛的福利措施是分不开的,联邦政府花在福利计划上的钱,1988年是436亿美元,1992年就增至2007亿美元,这些钱主要花在现金资助、医疗、食品、住房、教育、职业培训等资助上。1968年,这方面的花费只占联邦预算的1.8%,占国民生产总值的6.4%,而到1992年,这两个数字已分别上升到5%和15%。

一定的福利政策是完全需要的,生活困难的公民有权得到国家的照顾,这是现代社会的一条基本准则。但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的问题,越过了这个“度”,就会走向反面。美国的福利政策,在思想上起源于两方面的推动。一方面是所谓的“自由主义者的内疚感”。这种内疚感的基本观点是:社会中那些不幸的人、贫穷的人是美国社会的受害者,他们的不幸和贫穷是美国的罪过、美国的责任,所以他们理应分享社会的财富。

图片 1

所谓美国传统的或主流的价值观,指的是:“民主政体、自由原则、个人主义。在此基础上派生出关于人的政治、文化权利和种种价值观,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原则,个人财产的不可侵犯性,等等。”这里所说的传统价值观的危机,指由这种主流的价值观派生出来的许多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反过来对这种价值观构成了严重的挑战。

美国传统的价值观中有一条天经地义的规则,“以工作获取报酬”,但在今天,这条原则正受到一些人的怀疑或抛弃。这与广泛的福利措施是分不开的,联邦政府花在福利计划上的钱,1988年是436亿美元,1992年就增至2007亿美元,这些钱主要花在现金资助、医疗、食品、住房、教育、职业培训等资助上。1968年,这方面的花费只占联邦预算的1.8%,占国民生产总值的6.4%,而到1992年,这两个数字已分别上升到5%和15%。

一定的福利政策是完全需要的,生活困难的公民有权得到国家的照顾,这是现代社会的一条基本准则。但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的问题,越过了这个“度”,就会走向反面。美国的福利政策,在思想上起源于两方面的推动。一方面是所谓的“自由主义者的内疚感”。这种内疚感的基本观点是:社会中那些不幸的人、贫穷的人是美国社会的受害者,他们的不幸和贫穷是美国的罪过、美国的责任,所以他们理应分享社会的财富。

图片 2

另一方面是福利运动领导人的主张:福利是一种权利,不是耻辱,是高贵的,应该把福利视为与工作一样高尚。由此形成的价值观是:无须额外的工作便可获得额外的报酬。这些思潮促进了各种自由主义利益集团的产生和壮大,包括民权主义、女权主义、同性恋、环保、消费、民权自由、福利与和平等组织。这些组织把美国传统的思想观念加以引申和发挥,形成新的语境,为弱势群体的政治和经济权利而斗争。

应该说,其中许多要求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但却往往做过了头,结果与美国的传统生活方式和传统价值观念相悖。价值观从“以工作获取报酬”到“无须额外的工作便可获得额外的报酬”的变化,对传统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教育上同样面临着类似的问题,那就是在学校里,勤奋和守纪律渐渐不再被看成一种美德。美国在教育上的投入一直在增加,但不少人觉得学生的水平在下降。在1991年的国际科学测验中,美国名列倒数第三。在国际知识竞赛中,美国学生不如德国人和日本人。投入增加,教育水平下降,问题就出在价值观上。在美国的学校中,黑人和拉美裔的孩子的得分往往低于白人的孩子,女孩子得分往往低于男孩子。

一些自由主义者由此认为,学生成绩差应该由这个病态的社会负责,不应让学生本身来负责。他们还认为,学生成绩差,会挫伤年轻人的积极性,使他们的美梦破灭。结果,“分数膨胀”的现象发展起来,也就是让所有的孩子的分数都提高。1972年,高中毕业生中平均分数为A或B的只有28%,1993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83%。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升留级问题上。自由主义者认为升留级对学生的自尊打击太大。

特别是可能留级的学生大多是黑人,让大批黑人孩子留级是否有种族歧视的嫌疑?由此而产生的问题还有:学校的制度是不是种族主义的,学校董事会是不是种族主义的?为了避开这些嫌疑,各个学校干脆让所有的学生都升级,而不管他们成绩如何。这样,学生勤奋学习的动力自然减弱了,或者说,好学生得不到应有的鼓励。此外,因材施教也更加难以实行,因为将优秀的学生分为一个班,将差生分为另一个班,很可能会出现白人班和黑人班,仍会有种族歧视的嫌疑。

图片 3

于是大家都混杂在一起上课,教师只能按差生的接受能力授课,难以顾及优秀学生的需要,由此带来的是纪律松弛等不正常现象。在那些被称为“社会性仓库”的学校中,学生们不再用功学习,他们不需要有任何成就。更有甚者,各种各样的运动也在向学校渗透,如绿色运动、和平主义、女权主义、多元文化主义、民权革命,这些运动中反传统道德的一面也很有市场。纽约城的学校还在一年级课本中加进了“希瑟有两个妈”之类有关同性恋的内容。

关于家庭模式的思想和实践上的冲突,是对传统价值观念挑战的又一个重要领域。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在这个问题上的冲突集中体现了某些社会问题,涉及男人与女人的关系,他们各自在社会中的作用与地位、孩子的教育等。这些问题的扩大就成了社会或政治问题。

工业化破坏了家庭的凝聚力,大有割断家庭与亲属、社区及教会的关系之势。工业社会应该保持什么样的家庭呢?这一直是美国争论不休的问题。持正统或保守观点的人认为,19世纪的中产阶级家庭是理想的家庭,这种家庭是符合自然的,是上帝所要求的,而且这种家庭模式有助于社会和谐。而自由派则认为这种传统的布尔乔亚家庭是不平等的,是压迫妇女的社会象征和源泉,他们要求夫妇平等分担家庭和养育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