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史上花间词派鼻祖是谁?对文学史有什么贡献

图片 1

  • 相貌奇丑,人称“温钟馗”。早年苦心学文,年轻时即以词赋兼工,才思敏捷知名。晚唐考试律赋,八韵一篇。据说他叉手…
    [详细]
  • 06月28日

文学史的另一种写法

近年中国大陆文学史学鸟瞰 蒋寅 重写文学史口号的提出
如果说文学史是人类心灵活动的语言表达的历史,那么文学史研究就是人们对自己文学史的认识和反思。这种认识和反思随着时代的推移,因人类认识手段和认识方法的改变而改变,于是就产生不同时代的重写文学史的欲求。日本在五十年代出现以追寻日本民族的悲观哀乐的表现和恢复民族的创造性为目标的重写文学史的要求[1],台湾学术界也在八十年代中期发出了重写文学史的呼声,据说是受大陆的影响。而中国大陆对文学写作的反思是在八十年代初期,八十年代后期在新方法讨论的学术背景下明确提出重写文学史的口号,其明确标志是1988年《上海文论》杂志开辟的重写文学史专栏。这一口号的提出,无疑与八十年代中国大陆人文、社会科学的思想解放、学术转型和知识增长密切相关。思想解放直接引发文学观念的变革,并带来文学理论的重构。而学术转型则导致了文学史研究中的三个新趋向:学术观念由逻辑回归历史;学术视野由文学扩展到文化;学术史思潮蓬勃兴起。学术观念的变化带来对文学史知识和文学史框架的新认识,学术视野的扩展带来对文学史内容的新阐释和新估价,学术史的回顾带来对文学史写作的历史反思和学术规范的重构。八十年代文学研究领域急速的知识积累和更新,迫切要求文学理论加以概括和提炼,同时也要求文学史加以整理、综合和容纳,于是在八十年代后期,重写文学概论和文学史的热潮达到顶峰,据我粗略统计:1988年出版文学概论十七种,文学史三十五种;1989年出版文学概论十四种,文学史三十八种。进入九十年代后,文学史的写作和出版达到高潮,1990年出版文学史三十一种,1991年三十七种,1992年三十五种。最近出版的章培恒、骆玉明主编《中国文学史》也是这股热潮的成果之一,而中国社科院文学所主编的十四卷本文学史将是其光荣的尾声。从第一部《中国文学史》诞生至今已逾百年,文学史写作的历史及其成果本身已成了需要研究的问题,于是以研究文学史的写作为目标的文学史学应运而生,从九十年代以来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热点。近十年过去,文学史学已进入实际的建设阶段,相当一部分学者投入其中,付出了巨大的热情和努力。作为一个关心文学史学并参与建设的学者,回顾这门学科十年来走过的历程,欣慰之余,也有一些想法。
走向文学史学的步履
回溯文学史学的发生,自可以文学史著作产生之日为其原点。但从学科的自觉意识来说,其象征性的起点似乎是1983年7月至10月《光明日报》开展的文学史编写讨论。这次讨论,占主导地位的问题是关于文学史的目的、宗旨,主要意见还是我们熟悉的内容,认为中国文学史作为一门相对独立的文学使学科,它是研究中国文学的特殊的发展规律和特殊的发展途径的科学,通过对作家及作品的描述,显示一定民族、一定时代的文学的规律,它的最高任务是探索、发现和总结文学的发展规律。比较值得注意的是林岗的意见,他将文学史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叙述性的,将文学发展历程当作实体性的知识来思考历史;一种是解释性的,对文学发展历程进行理性重组,对其演变进行理论上的解释和说明,历史的叙述在这里已包含了第二级的评说。这种分别其实只能在理论上成立,实际操作中一定倒向后者。但在当时,林岗的这种分别却的确代表着学术界对文学史性质的对立看法,也就是困扰着学术界的文学史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问题。若干年后,人们终于在这个问题上拉开了文学史理论研究的序幕。在《光明日报》的这场讨论中,只有胡小伟提出的文学史应该成为具有多层次多结构的,能够反映学术界各种成果的综合性著作,触及文学史朴素的本质,遗憾的是他的意见并没有为人们采纳。所以尽管文学史研究已有长足的进步,尽管文学史著作出版得很多,但摆在人们面前的文学史著作并没有什么令人瞩目的新面貌。

——关于《剑桥中国文学史》和《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

时间:2019年9月20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