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四大性爱之神 那一个神女最好色?

图片 1

  • 中国古代的民间传说有许多都是与美女有关的要不然说到美女就是与妖精有关,或者是倾国倾城的后宫佳丽,现在以下这四位神…
    [详细]
  • 06月28日

澎湃新闻 湃客

摘要:考察中国古代文献,云雨,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用于性关系的象征,最早要追溯到宋玉的《高唐赋》中楚襄王梦与巫山神女相会之事。

现代出版社

在中国古典小说中,云雨均指男女性事。云雨甚至已经成了男女交媾的代称。我们也许没有想过,云雨,本是一种自然现象,即行云布雨,为什么就指性事交媾呢?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难道就是一种比喻吗?

在中国神话中,长期流传着一类以狐狸精迷人为题的传说故事,比如我们熟悉的美丽妖女妲己诱惑商纣王。

考察中国古代文献,云雨,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用于性关系的象征,最早要追溯到宋玉的《高唐赋》中楚襄王梦与巫山神女相会之事。
开创了写美女的先例
宋玉《高唐赋》、《神女赋》真是两篇奇文,在中国文学史上,开创了写美女的先例。这里写的是神,却处处以人为模特,细腻地描绘、夸饰女性外貌、形体和情态之美。女性之美成为艺术表现的重要主题,可以说是由高唐神女形象的诞生为标志的。
《高唐赋》与《神女赋》是内容上相互衔接的姊妹篇,两赋皆以楚王与巫山神女的云雨情故事为题材。据《高唐赋》序云,楚怀王到巫山游览,因疲倦而入梦,见一女子对其言:我本巫山之女,作客于此,闻道大王在此游览,我愿与王同床共枕。怀王于是同此女做了露水夫妻,临别女子对怀王说: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怀王于晨昏观巫山,果见云雨。为纪念这次奇缘,怀王特于巫山建名为朝云之庙宇。
两性 风流好梦
后来,怀王之子襄王亦到此游玩,也期望学父亲那样有一个风流好梦。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神女只在襄王面前尽情地炫耀了自己的美色,让襄王神魂颠倒,伥惘不已。这次未成功的性爱欢会,便成了《高唐赋》续篇《神女赋》的内容。
对于神女美姿丽质、神仪仙态的外表美和端庄娴淑、温雅多情的内在美,作品主要是从两个视角、两个层次来精心描写和刻画的:一是楚王梦中所见之神女风采;二是宋玉为楚王所作的绘声绘色的描绘。楚襄王梦与神女遇,感受到神女的那种朦胧的美。但由于楚襄王觉得自己在梦中感受不真切、看得不细致,所以又叫宋玉试为寡人赋之,替他把美女写出来。于是,宋玉则极尽文字之能,浓墨重彩地将巫山神女描绘为至善至美的天上人间独一无二的美丽女神,姿容秀色,人间难觅,举世未见。
即如《淮南子》则说今夫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在她的面前也显得黯淡无光。人世间满目皆是美女,没有谁能够超过她。
艳遇
宋玉借楚怀王的艳遇,尽情地抒发了由他本人的欲望、好色之心所激活的想像,写出了一位主动与男子结云雨情的神女。但,也只是点到即止,让《高唐赋》的大部分篇幅用于对自然景致之描述。作者一方面竭力渲染美的无上价值和魅力,另一方面又羞于承认自己的好色。这种对美色自相矛盾的态度似乎表明,宋玉写作的时代已同逝去的神话时代有了一定距离,原始自然的性爱美学观同伦理观发生了冲突。

在《西游记》中,牛魔王的小妾玉面狐是一个美女狐狸,诱惑比丘国国君成为王后的也是一个妖艳狐狸精。

在其他影视剧作品中,演员周迅、杨幂、刘亦菲、迪丽热巴、王丽坤等也都扮演过神话中有名的美女狐妖形象。除此之外,也有少数男版狐妖,如邓伦在影视剧《封神演义》中扮演的千年狐妖,于朦胧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扮演的九尾白狐(男版在后文亦有对其解释)。

图片 2

为什么狐狸常常是美女妖精的形象?原因何在?

比较大众化的解释是狐狸常居坟穴中,行踪神秘,且能放出异味。

而著名学者何新在《诸神的世界》一书中,从语义分析和语源寻绎入手,为我们找到了狐狸精怪故事的真正由来,也连带揭开了一系列难以破解的古代文化之谜。

鳄鱼与狐狸的共名关系

鳄鱼别名称“忽雷”,“忽雷”字又记为“呼雷”,又转记为“忽律”。呼雷——忽律——狐狸三名,音极为相似。

那么鳄鱼与狐狸这两类乍看起来似乎毫不相干的动物之间,是否会由于语言的近似,而发生某种关连呢?

狐狸简称狸。狐是一种并不凶猛的小型食肉类动物,但狸却不同,狸是一种凶猛的杀兽,又记作“离”“黎”“厉”(厉是中国神话中的死神和刑杀神之名)。

这种作为猛兽的“狸”应当是古书中所记的那种“虎狸”。狸中有狐狸,又有虎狸。一凶猛,一不凶猛,二者名称相近,但性质不同。在一些古词书中,虎狸又被称为“貔”“貔狸”“罴”或“豼”。

另外,雷别名霹雳,而貔狸其读音与霹雳完全相同。鳄鱼别名“呼雷”,《山海经》中记述:一种“音如雷鸣”的雷兽——那也是鳄鱼。那么这种与“霹雳”同音的“貔狸”,是否在语源上与鳄鱼有某种关连呢?

古书记载,与狸同名的“离”,是龙的一种——螭龙,凶猛可吞食老虎。螭、离二字今读异音,但据文字学家研究,在秦汉古语中,二字却同义、同音。据说,螭龙是一种比蛟龙小的龙,即扬子鳄。由此我们可以知道,“离”——狸,若从语源学的角度分析,确实应与鳄鱼有关系。

另据古书记载,鳄鱼往往被认为与虎同类。实际上,鳄鱼在古代有别名称作“水虎”。由此看来,“虎狸”一名,在上古时代,确实可以用作鳄鱼的名称。

古人认为,鳄鱼不但可以变成老虎,而且可以变成“白虎”。在秦汉时人的信仰中,他们认为“白虎”的出现是人间吉祥幸福的象征。我们现在可以知道,这种被称为祥瑞之兽的“白虎”,其真相是扬子鳄。而“白虎”在秦汉书中事实上又被记作“白狐”。

白虎——白狐的故事,又与中国神话中另一种神秘而不可思议的动物——“九尾狐”,具有密切关系。据《吕氏春秋》记载,大禹为了治水,年三十尚未成婚。但当他经过涂山时,曾遇到过一条“白狐,九尾”,于是,大禹在此地娶了涂山女为妻,并且生了儿子夏启。

在这里,白狐——九尾狐,显然是用作婚媒女神——古代称作“高禖之神”的暗喻。为什么九尾狐会成为这种暗喻呢?古代的高禖神,也就是作为大地之神的句龙——鳄鱼,那么对于鳄鱼神在语言表层结构转换中演变成“九尾狐”,又在较晚期的神话中成为这种媒神和生殖神的神话意象,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