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炎二年,吴氏在随军逃难途中有幸被赵构挑中入宫。这一年,吴氏刚刚14岁,比赵构小了7岁。建炎三年二月,金兵奔袭扬州,他狼狈渡江,经镇江府于当年九月逃到到越州,总算安定了下来。据传,金兵突袭扬州之时,赵构正在与宫女嘿咻,最终受惊吓落下不举之遗症。逃到绍兴,金兵终于不追了,有了难得的喘息机会,赵构又组织大规模选美活动充实后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靖康之难后,制造“斧声烛影”这一历史最大悬案的宋太宗一股几乎全体被押解北上东北劳改去了,康王赵构成为唯一的漏网之鱼。一国不可一日无君,作为正宗血统的赵构在部将们的拥戴下,在当时的南京应天府仓促即位,延续宋朝政权,史称“南宋”。由于金兵追得紧,赵构的皇帝宝座还没坐热乎,就夹着尾巴携众放弃中原而一路南逃,苟且偷生之中却不忘恣意享乐,一路招纳美女。

绍熙五年孝宗驾崩,光宗颓然病倒,朝廷乱成一锅粥,群臣奏请年逾八旬的吴老太后“垂帘主丧事”,她从大宋江山社稷出发,在“梓宫前垂帘”,然后宣光宗手诏,立皇子嘉王为帝。第二天,她又按程序册封嘉王夫人韩氏为皇后,然后马上撤帘,从而干脆利落地化解了这场宫廷危机。三年后,吴太后病重将逝之际特留遗诰,告诫后辈们“宜于宫中承重”,服哀五月,以日易月。言外之意,是告诫她的“孝子贤孙”少来些虚的,多干些正事。南宋皇帝爷们个个平庸无能,只好靠女人撑腰来延续其政权了。

图片 1

靖康元年,金国在灭掉辽国之后,立刻在北宋的边境处集结重兵,准备大举南侵,北宋的都成开封受到直接的威胁。曾以亲王身分孤身在金营中短期为人质的康王赵构,在当年冬天再受宋徽宗派遣和张邦昌一起出使金国再次求和,却在路过磁州时,被守臣泽宗劝住没有再次进入金营而是留在了相州。

按今人说法,夫妻自结婚之日起,共同走过25年的叫“银婚”,50年的叫“金婚”,60年的叫“钻石婚”。古人有云: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我国人均期望寿命已达70多岁接近80岁,活过70岁不算难事,但对于古人却往往是一种奢望。因为那时候,由于生活与医疗条件的局限性,加上战乱、瘟疫频发,导致人们的平均寿命不高,而且对于拥有至高无上控制权和支配权的皇帝爷们也不例外。

而实际上在吴氏封后之前高宗赵构身边就没有皇后(遥尊的原配夫人宪节皇后邢秉懿正在五国城忙着服侍金国男人呢!),自南宋在临安建都偏居一隅之时不久,吴氏便以贵妃身份统领后宫,如此算来吴皇后主宰南宋后宫、伴护南宋近七十年,但她没有成为南宋的吕雉、武则天或韦后,成为历史奇谈。惊奇诧异中,也让后人对吴皇后增添了无尽的敬仰之情。

皇帝与皇后要共同修成金婚,条件有三:一是双方都要长寿,都能活到70、80岁;二是双方还能够恩爱有加,白头偕老;三是作为母仪天下、后宫之主的皇后,要长期得到那位变心比变脸还要快的皇帝丈夫的认同、讨得他的欢心,同时要在面对全天下女人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然而,这些条件对皇帝皇后们,尤其是作为女人的皇后来说,未免太过于苛刻了吧!乐奀翻遍中国帝王史,还真找出了一对、唯一的一对金婚皇帝皇后,而且他们差一点修成了钻石婚了。他们就是南宋皇帝高宗赵构和他的皇后吴氏。

图片 2

宋高宗皇后吴氏,北宋徽宗政和四年出生于北宋都城开封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此时的她压根没有也无法和当朝皇室扯上什么关系。而后来的史记却把她当皇后说成乃是“上天”安排好的。《宋史》上说到:在她出生之前,她的父亲吴近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他看到一个小亭,匾额上书“侍康”二字,亭旁边有一株芍药,“独放一花”,花下还有一头白羊。

史载,吴氏英姿俏丽、胆略过人,“益博习书史,又善翰墨”。无论赵构逃到哪里,吴氏一如既往地坚守在他的身边,坚定地做起了赵构的私人保镖。《宋史》记载:在赵构即位初期,她“常以戎服侍左右”,充当临时保镖。有一次,宫廷卫士因不满宦官的胡作非为,突然包围行宫,诛杀宦官,发生兵变。

吴皇后经历南宋高、孝、光、宁四朝。这些皇帝都有一副好心肠,但就是软弱无主见,好在有她这么一位坚强的女人替他们撑腰。譬如当年光宗向奶奶讨教用人之道,吴太后深知政权交替平稳的重要性,也知道这个孙子很是平庸,所以意味深长地告诫他“宜崇尚旧臣”。再如她过八十大寿时,对侍奉身边的嘉王赵扩“勉以读书辨邪正、立纲常为先”,为这位未来皇位继承人传授君王之道。

除此之外,吴氏还擅长搞好婆媳关系。高宗的母亲韦太后从金国还朝后,由吴贵妃侍奉起居。吴氏体贴周到,“顺适其意”,饱受惊吓之苦的婆婆非常受用,对这个知冷知热的媳妇也非常满意。赵构称帝后,一直“遥”封远在东北五国城的洗衣院中供金国皇室贵族官兵淫乐的正房邢秉懿为皇后。在韦太后历尽磨难回国后方知刑氏早已被折磨致死后,朝臣请“累表请立中宫”,吴贵妃便成了热门人选,韦太后“亦为言”,力挺吴贵妃。于是,绍兴十三年,吴贵妃正式被册立为皇后。

赵构曾经有一个儿子,即元懿太子赵旉,潘贤妃所生,靖康二年所生,但遗憾的是三年后因宫女疏忽而受受惊吓致死。由于赵构在兵乱中不幸落下了不举的后遗症而逐渐失去了生育能力,尽管之后做了诸多努力但一直没有成功再育。至此,太宗一股基本绝后。无奈之下,赵构收太祖九世孙赵伯玖、赵伯琮为养子。后一并交吴皇后抚养。

图片 3

吴皇后的大度和大气也赢得了子孙们的尊重。当了皇帝的赵昚,对非亲生的吴皇后非常尊敬,不但上尊号为“寿圣太上皇后”,而且平时也是毕恭毕敬,拜见“如宫中仪”,对吴皇后的亲属也“推恩有差”。淳熙十六年,孝宗赵昚让位儿子光宗赵惇,光宗即位后将吴皇后尊号更为“更号寿圣皇太后”;绍熙五年六月当了五年太上皇的孝宗驾崩,七月心神俱疲的光宗又让位于宁宗赵扩而当上太上皇,宁宗正式尊她为“太皇太后”。但不论是孙子辈的光宗赵惇、曾孙辈宁宗赵扩,都对这位重量级的“祖母”、“曾祖母”敬重有加,并时时要聆听她的教导。庆元三年十月,太皇太后吴氏病逝,时年83岁,谥曰宪圣慈烈皇后,祔于永思陵。

而吴皇后对两个养子并没有“亲疏有别”,而是“视之无间”。因伯琮恭俭勤敏,聪慧好学,堪当大任,吴皇后积极说服高宗将其立为皇太子,改名为赵昚,不堪压力的高宗禅位于赵昚,是为孝宗。淳熙十四年十月,足足25年太上皇的赵构病死于临安宫德寿殿,时年81岁。

赵构皇后吴氏,公元1128年14岁入宫,自和义郡夫人、才人、婉仪、贵妃,直至皇后、皇太后位,到公元1187年赵构去世,两人共同走过了59年,比50年金婚还多了9年,离60年钻石婚只差一年。吴氏自公元1143年正式被册立为皇后,到公元1197年去世,在皇后、太后位长达五十四年有余,是历史上在后位最长的皇后之一。

次年初,金兵便攻破了汴京,北宋政权宣告结束,宋朝皇帝、大臣、宗室、新科状元等三千余人全部做了俘虏,包括赵构的正房邢秉懿、侧室田春罗和姜醉媚以及5个女儿一家八口也包括在内。这一导致北宋灭亡的事件史称“靖康之难”。

纵览中国2000余年封建史,也只有满清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明太祖朱元璋、宋高宗赵构、武周圣神皇帝武则天、南梁武帝萧衍、东吴大帝孙权、汉武帝刘彻等聊聊无几的几位活过了70岁。再加上受“男尊女卑”传统思想的影响,“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男人可“休妻”就如同脸上的青春痘想挤随时就挤,何况帝王之家呢?

图片 4

吴近醒来感觉很是奇怪,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乙未岁生下了“妍丽可爱”的吴氏。这种迷信的说法,只能说是在一个人发达后的一种刻意附会罢了!但是,她出生的这一年真实发生了一件改变宋朝命运的大事:公元1114年9月,金帝阿骨打率女真各部人马誓师来流水,开始了为期十年的伐辽征战,十一月以仅有的3700人的队伍击败驻守在出河店的10万辽兵。

闯进宫内的士兵“问帝所在”,吴氏不惊不慌,用智慧和胆略哄骗过去,帮赵构躲过一险。赵构对“能文能武”的吴氏另眼相待,“宠遇日至”,先是在南逃途中封她为和义郡夫人,跟着到了越州又进封才人,进驻临安府后将她进封为“婉仪”,旋又晋升为“贵妃”。从中可见,赵构对吴氏的信任不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