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宣性情暴戾,即使在石虎面前,也有倨傲之色,石虎后悔不立石韬。石宣恨石韬及父亲石虎,暗中起了杀心。石宣忌讳石韬处处与自己争先,石韬自建宣光殿,规模宏大,仅梁长就达九丈,石宣见此后异常愤怒,斥责他逾制,遂令人杀死工匠,截去大梁。

核心提示:石宣的小儿子年幼可爱,石虎不忍杀,抱在膝上说:“小儿无罪。”秦府的属吏定要斩草除根,向石虎膝上牵夺。小孩儿拉住石虎的衣服,狂叫痛哭,石虎咬牙将他猛掷出去,摔死了事。

图片 1

图片 2

后石韬又将梁加长到十丈,石宣得知,气愤异常,他以石韬的国邑做酬报派人在佛寺中杀了石韬,石虎十分悲痛,还不知衅起萧墙。石宣引东宫兵千人,去看石韬收殓,他让揭开盖在石韬身上的被衾看尸体,看完后呵呵大笑,掉头而去。石虎才知爱子被石宣所杀,亟命左右将石宣软禁。

石宣性情暴戾,即使在石虎面前,也有倨傲之色,石虎后悔不立石韬。石宣恨石韬及父亲石虎,暗中起了杀心。石宣忌讳石韬处处与自己争先,石韬自建宣光殿,规模宏大,仅梁长就达九丈,石宣见此后异常愤怒,斥责他逾制,遂令人杀死工匠,截去大梁。后石韬又将梁加长到十丈,石宣得知,气愤异常,他以石韬的国邑做酬报派人在佛寺中杀了石韬,石虎十分悲痛,还不知衅起萧墙。石宣引东宫兵千人,去看石韬收殓,他让揭开盖在石韬身上的被衾看尸体,看完后呵呵大笑,掉头而去。石虎才知爱子被石宣所杀,亟命左右将石宣软禁。

起来。石虎进一步得知石宣待机谋杀石虎夺权的事谋,更加怒不可遏,命人用铁环穿通石宣的颔骨,锁在柱上,以木槽乘尘粪土饭,迫使石宣食,仿佛喂猪一般。

起来。石虎进一步得知石宣待机谋杀石虎夺权的事谋,更加怒不可遏,命人用铁环穿通石宣的颔骨,锁在柱上,以木槽乘尘粪土饭,迫使石宣食,仿佛喂猪一般。又取来杀石韬的刀箭,让石宣伸舌吮舐上面的血痕。接着石虎将石宣割舌、剜目、刳肠、断手足,最后活活烧死。石宣妻室子弟二十九人一并被杀死。东宫僚属三百人、宦者五十人全部被车裂肢解,将东宫作为养猪的场所,东宫卫士全部谪配梁州。石宣的小儿子年幼可爱,石虎不忍杀,抱在膝上说:“小儿无罪。”秦府的属吏定要斩草除根,向石虎膝上牵夺。小孩儿拉住石虎的衣服,狂叫痛哭,石虎咬牙将他猛掷出去,摔死了事。

又取来杀石韬的刀箭,让石宣伸舌吮舐上面的血痕。接着石虎将石宣割舌、剜目、刳肠、断手足,最后活活烧死。石宣妻室子弟二十九人一并被杀死。东宫僚属三百人、宦者五十人全部被车裂肢解,将东宫作为养猪的场所,东宫卫士全部谪配梁州。石宣的小儿子年幼可爱,石虎不忍杀,抱在膝上说:“小儿无罪。”秦府的属吏定要斩草除根,向石虎膝上牵夺。小孩儿拉住石虎的衣服,狂叫痛哭,石虎咬牙将他猛掷出去,摔死了事。

图片 3

图片 4

石虎又立小儿石世为太子,他对群臣说:“朕欲以纯灰三斛洗腹,此腹秽恶,何故履生凶子,年二十余便欲杀父。今石世方十岁,当他二十岁时,朕已老了。”环顾子孙死亡迨尽,石虎悲悔交并,以致饮食无味,渐渐形销骨立。晋永和六年因愁恐而死,终年五十四岁,在位十五年。这时离后赵灭亡也不远了。